孤鴻寄語雪無名

布袋戲多修,墻頭甚眾
感謝各位產糧的太太🌹

【史俏】几度魂梦与君同

       欢好这回事,对于爱侣来说——特别是久别重逢的爱侣,就像是一根导火线,一旦引燃即是不可收拾。自那晚以后,史艳文与俏如来食髓知味,在仙山的正气山庄内几乎每个角落做尽缠绵悱恻之事。 即使相处的时间已经很多了,却越来越想时刻在一起。
       这样好像没有什么不好。
        有一日,俏如来突然对史艳文说自己有事需外出,史艳文疑问道,在仙山此处,还有什么事情是需要你去忙碌的呢?俏如来轻笑,其实是因今日是人间的教师节,自己思念宫本师尊与苍离师尊了,想去探望二人。
       史艳文说好,反正这段时日自己每天都霸占精忠,便是放他一天假也无妨;不过就是一天不见嘛。于是就目送俏如来出门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嗯,今天天气真好。史艳文转身,仰头望,自家院子的那颗桃树已生出葱郁的叶,筛过早晨的阳光而将其轻柔洒在史艳文隽逸的脸上。“才是早晨啊……”空巢父亲决定到书房阅读一番。
         不知不觉中午将至。史艳文放下手中书卷,走到膳房去准备餐食。平日里对于一日三餐,因着仙山版正气山庄已无仆人,两人又善于烹饪,便每每一同下厨。能够与爱人一起做饭,这其中情趣可谓妙不可言。
         然而现在……史艳文叹了口气,“不过才半日,就这般等不及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但还是孤孤单单地做了饭,孤孤单单地吃完,再孤孤单单地收拾清理……窗外偶尔有轻风拂过树叶的声音,伴着清脆又不吵闹的蝉鸣。史艳文心说,下次精忠再要出门,自己一定要跟随之。
        唔……可是那样做会不会很丢脸?
        总比自己在家干等的好。
        俏如来回来时,已是黄昏时分。夕阳映着他少年人般年轻美丽的脸;他对着长身玉立等待自己的史艳文笑道,爹亲,我回来了~
        真好,史艳文想着。
        入夜,两人照常缠绵以后,相拥着平息心跳。史艳文忽然开口,“精忠,你在人世间等待在魔世的我……以及你在仙山等待在人世的我时,是何样的心情?”
       俏如来想了好一会儿。
        “已经过去了这样久,当时的许多心绪大多难以言喻。再想起,也约莫只有一句话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几度魂梦,与君同。”

评论

热度(19)